标题摘要内容
当前的位置:
详情
论人工智能时代的全球技术竞争
来源:元战略 | 作者:Allen Wang | 发布时间: 2024-02-02 | 136 次浏览 | 分享到:

编 者 按


图片

2024年1月24日,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瓦德瓦尼中心人工智能与先进技术中心主任格雷戈里·艾伦(Gregory Allen)与美国参议员托德·扬(Todd Young)、迈克尔·贝内特(Michael Benne)围绕“人工智能时代的全球技术竞争”这一主题展开对话。对话内容涉及全球技术竞争的影响、技术竞争和人工智能技术等诸多主题,两位参议员的发言一定程度折射出美国高层对全球技术竞争的立场和看法。元战略整理和编译该对话重要内容,为读者了解美国高层的全球技术竞争战略提供参考。

谈话人介绍

(一)格雷戈里·艾伦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瓦德瓦尼人工智能与先进技术中心主任。在加入CSIS之前,曾担任美国国防部联合人工智能中心的战略和政策主任,负责监督国防部人工智能战略的制定和实施,推动政策和人力资本改革以加快国防部采用人工智能的步伐,并制定人工智能治理和道德规范机制。其专业知识和专业经验涵盖人工智能、机器人、半导体、空间技术和国家安全。在国防部工作之前,他是蓝色起源公司的市场分析和竞争战略负责人,也是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兼职高级研究员。


(二)参议员托德·扬

美国印第安纳州参议员,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外交关系委员会、商业、科学和交通委员会以及小企业和创业委员会的成员。此前,他曾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以及最近的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任职。

(三)参议员迈克尔·贝内特

美国科罗拉多州参议员,曾担任民主党参议员竞选委员会主席、丹佛公立学校校长和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市长办公室主任。


谈话背景:

《全球技术领导力法案》的提出


2023年,美国国会议员密集提出了一系列人工智能相关法案,以应对人工智能风险并提高美国人工智能竞争力。美国参议员迈克尔·贝内特、马克·华纳与托德·杨共同提出了《全球技术领导力法案》,要求建立一个全球竞争分析办公室,以确保美国在人工智能发展方面保持领先地位。

对话内容

#1

全球技术竞争会产生何种影响?

托德·杨认为:


全球技术技术竞争影响巨大,冲击人类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纵观历史,不同国家或地区之间的经济增长率和技术发展速度不同,进而导致军事实力此消彼长。除此之外,鉴于现代技术大多具有军民双重用途,因而其发展也影响了人类的物质生活水平。人类作为经济体的生产力,其个人和家庭的财富在很大程度上与现代技术的进步息息相关,这就解释了为何我们必须投资这些技术,投资培养设计、开发和制造这些技术的人才并确保在开发这些技术的同时将人类的价值观融入其中。


迈克尔·贝内特认为:


当今世界技术飞速发展,美国在哪些方面可以竞争?美国希望在哪些方面能够继续竞争?目前,对于技术竞争,美国在开发新技术的时候,需要确保符合美国的价值观。


#2

在技术竞争中,

美国政府应该采取何种战略?

迈克尔·贝内特认为:


在当下的技术竞争中,很多技术都是军民两用,遏制某些地区的战略根本行不通。某些地区已高度融入全球经济,遏制其只会给全世界带来严重灾难。因此,美国所能做的包括:一是大力投入技术研发工作,在未来50年中,保持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二是尽其所能,放慢某些地区的技术发展步伐,包括出口管制等举措。


托德·杨认为:


在技术竞争中,美国应加强与盟友和合作伙伴的关系,与其临渴掘井,不如早早培养和盟友的关系。美国应吸纳更多国家建立联盟,在必要时通过军事力量确保该阵营的安全。在不影响贸易的同时,遏制部分地区获得相关技术。美国应谋求尖端技术开发标准制定主导权,通过这些标准束缚某些地区与其他国家的贸易。


#3

《全球技术领导力法案》

 的立法动机是什么?

迈克尔·贝内特认为:


基于在英特尔5G委员会的经历,美国应该建立某种制度框架,每年进行一次净技术评估,在评估中发现并指出美国在特定技术领域的表现、优势、对手优势、美国自身的弱点、对手弱点,并考虑如何以一种战略性方式来处理该类问题。而美国国会受体制限制并不擅长这一点。因此,最好有一批人专门向政府和国会报告,其机构设置能够应对技术的快速变化,这就是《全球技术领导力法案》推动设立全球竞争分析办公室的初衷。


#4

全球竞争分析办公室及其工作

将帮助决策者和政策执行者

解决信息和分析的哪些问题?


托德·杨认为:


在一段时间内,美国国会议员和其他与美国政府相关的利益攸关者一直在试图搞清美国在特定技术领域与其他国家的差距,这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决策领域。然而,美国政府内部并没有一个特定的机构来汇总和提炼这些信息,无法供国会议员和其他人参考。美国应设立一个永久性的机构,对技术进行持续性评估和分析。


#5

美国国会如何在全球技术竞争中

采取有效的行动?

有无成功案例可以借鉴?


托德·杨认为:


在冷战初期,美国国会通过了《国家航空航天法》,进而成立了美国国际航天航空局,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成立推动了美国航空航天业的发展。与当前类似的一点是,太空技术也涉及到军民两用。因此,美国政府如果能在必要领域进行关键的种子投资,营造良好的监管氛围,促进商业发展,那么美国将在国家安全和商业应用方面双丰收。


#6

《CHIPS和科学法案》

 的经验教训是什么?可复制吗?

托德·杨认为:


美国的半导体供应链中的缺陷和漏洞十分明显,而其他技术领域并不明显,因此需要成立这样一个全球竞争分析办公室。《CHIPS和科学法案》甫一通过,就吸引了超过2000亿美元的私人投资,未来几年投资将持续增长。而在各州,各地年轻人希望参与到科技经济中,并发挥作用。各地半导体和硬科技经济不断发展。不过,美国应加强其他技术领域的投资,特别是人力资本投资。在基础设施和研究方面,美国也应采取一些激励措施。


#7

美国国会人工智能立法的

最新进展如何?

托德·杨认为:


美国国会成立的两党四人小组和人工智能洞察论坛共同致力于人工智能的全面立法。目前,该小组已经向国会阐明了人工智能是什么,以及它将给美国国家安全、公民权利和其他各种事情带来何种机遇和挑战。该小组正在提炼过去几个月关于人工智能立法的讨论,确定共同利益和可能立法的领域,目标是责成有管辖权的委员会进行立法,使参议院发挥作用。短时间内,会看到一些管辖委员会举行听证会,进行标注,并试图通过和提交相关法案,以确保美国在监管风险和促进创新之间取得平衡。


迈克尔·贝内特认为:


目前美国对社交媒体公司缺乏监管,对民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健康影响,对人工智能的关注并不意味着不去关注这些尚未解决的问题。社交媒体公司正在剥夺民众的隐私、数据,给年轻一代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健康挑战,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又加剧了这一问题。因此,必须找到一种方法,代表美国民众与这些大型科技公司进行谈判。这需要建立一个新的机构,并需要一批真正了解人工智能相关技术及其对国家安全影响的专职人员。


托德·杨认为:


人工智能并非新鲜事物,只是最近由于算法编程和芯片技术的突破而加快了出现的步伐。而我们几代人一直在做的事就是将现有的法律、禁令和关注点(它们大概反映了我们的价值观)加以调整,以适应社会和技术的变化。这其中有些只涉及到民权法或消费者保护法,并制定新的法规。在某些领域,我们将会遇到全新的挑战,需要重新审视一些被忽视的决策领域。为应对人力资源的挑战,美国政府应引入人工智能方面的专业知识,使公职人员能够适应当前不断变化的现实。



(本文内容系“元战略”公众号原创编译,转载时请务必标明来源及作者)



文章译自:美国战略国际研究中心官网

文章题目:

Global Technology Competition in the Age of AI

文章链接:

https://www.csis.org/analysis/global-technology-competition-age-ai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我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编译 | Allen Wang

编辑 | 流景

审校 | Zoie Y.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