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摘要内容
当前的位置:
详情
任正非在华东4所高校座谈纪要全文
来源:书享界(readsharecn)、中国证券报 | 作者:szrgzncyxh | 发布时间: 2020-08-31 | 192 次浏览 | 分享到:

        华为公司CEO任正非一行2020年7月29日至31日三天访问了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大学这四所高校。此前频频接受媒体专访的任正非,从3月份以来久未公开露面。在与四所高校各自的座谈会上,均提及校企合作、人才等话题。

如下是任正非的发言纪要全文。


若果有人拧熄了灯塔,我们怎么航行


——任正非在复旦大学、上海交大、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座谈时的发言纪要


2020年7月29日31日

        我们公司为什么要搞基础研究?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传统的产学研模式,赶不上市场需求的发展速度。因此我们自己也进行了一些基础理论的研究,大多数是在应用理论的范畴,只有少量的走在世界前面去了。大学老师的研究是为理想而奋斗,目标长远,他们研究是纯理论,要素研究。有如土耳其Arikan教授一篇数学论文,十年后变成5G的熊熊大火;也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苏联科学家彼得·乌菲姆采夫发表的一篇钻石切面可以散射无线电波的论文,20年后美国造出了隐身的F22;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科学院吴仲华教授的三元流动理论对喷气式发动机的等熵切面计算法,奠基了今天的航空发动机产业;又例如现代化学的分子科学进步,人类合成材料可能由计算机进行分子编辑来完成,这也是一个天翻地覆的技术变化;……。高校的明灯照耀着产业,大学老师的纯研究,看得远、钻得深;我们的研究实用度强,我们之间的合作,你们给我们带来方向,照亮了我们。我们的基础研究是围绕商业目的的,比较贴近近期的实用化,我们给你们带来客户需求,以及行业所面临的世界级难题,知道这个方程的价值与应用。相互都是有益的。合作使我们早一些知晓世界的发展动向,就缩短了商品化的时间,我们能超前世界,就会获得更好的机会。

        我们与大学的合作是无私的,我们在全世界遵循美国的拜杜法案的精神,基础研究的合作成果归学校。你们的成果可以像灯塔,既照亮我们,也可以照亮别人,是有利于我们,有益于学校,有益于社会的。

        企业与高校的合作要松耦合,不能强耦合。高校的目的是为理想而奋斗,为好奇而奋斗;企业是现实主义的,有商业“铜臭”的,强耦合是不会成功的。强耦合互相制约,影响各自的进步。强耦合你拖着我,我拽着你,你走不到那一步,我也走不到另一步。因此,必须解耦,以松散的合作方式。

        灯塔的作用是明显的,人类社会在自然科学上任何一点发现和技术发明都会逐步传播到世界,引起那儿的变化的。希腊文明、中国的春秋时代,都曾出现过灿烂的思想文明,点燃了人类哲学、文化、创造之火,推动了思想解放。但中间又熄灭了一段时间。一千年前,欧洲还是中世纪的黑暗,最近几百年文艺复兴重新燃起欧洲文明之火,也不仅仅是火车、轮船、蒸汽机……,也不仅仅是欧拉公式、拉格朗日方程、傅里叶变换……,也不仅仅是莎士比亚、黑格尔、马克思……,它们像灯塔一样照亮了整个世界。叶卡捷琳娜引进了欧洲的音乐、绘画、哲学……,松软俄罗斯农奴社会的土壤,彼得大帝又引进了工程、建造……,俄罗斯崛起了,也不仅仅是无线电、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托尔斯泰、普希金……。文明之火传到美国,美国两百年前还是蛮荒之地,灯塔照亮了他们的创新,特斯拉的交流电、飞机、汽车……;创新之火在美国大地上熊熊燃烧,“硅谷八叛徒”在餐厅的一张纸巾上创立了仙童公司,仙童公司的分裂,点燃整个世界半导体产业的烈火……。在灯塔的照耀下,整个世界都加快了脚步,今天技术与经济的繁荣与英欧美日俄当年的技术灯塔作用是分不开的。我们要尊重这些国家,尊重作出贡献的先辈。孔子都过去两千多年了,我们还不是在尊孔吗?不管这些专利保护是否已经过期,先贤是值得尊重的。我们公司也曾想在突进无人区后作些贡献,以回报社会对我们的引导,也想点燃5G这个灯塔,但刚刚擦燃火柴,美国就一个大棒打下来,把我们打昏了,开始还以为我们合规系统出了什么问题,在反思;结果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打下来,我们才明白美国的一些政治家希望我们死。求生的欲望使我们振奋起来,寻找自救的道路。无论怎样,我们永远不会忌恨美国,那只是一部分政治家的冲动,不代表美国企业、美国的学校、美国社会。我们仍然要坚持自强、开放的道路不变。你要真正强大起来,就要向一切人学习,包括自己的敌人。

        人类社会的下一个文明是什么?还会不会产生一个类似汽车、信息产业这样的产业?我说的“汽车”是泛指,包括飞机、轮船、火车、拖拉机、自行车……;“信息产业”也不仅仅指电子工业、电信互联网、人工智能……。未来技术世界的不可知,就如一片黑暗中,需要灯塔。点燃未来灯塔的责任无疑是要落在高校上,教育要引领社会前进。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认识它的艰难,应对这种不确定性,除了给科研更多一些自由、对失败更多一些宽容外,应对不确定性的确定可以从孩子们的教育抓起,中国的未来与振兴要靠孩子,靠孩子唯有靠教育。多办一些学校,实行差别教育,启发他们的创新精神,就会一年比一年有信心,一年一年地逼近未来世界的大门。二、三十年后,他们正好为崛起而冲锋陷阵,他们不是拿着机关枪,而是拿着博士的笔。我今天看见你们在这个泡沫社会中,这么多人坐着冷板凳,研究出这么多理论与技术成果,出了这么多优秀的人才,我很兴奋,相信我们国家在二、三十年以后或者五、六十年之后,一定会大有作为的,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我们需要创新,找到一个一个的机会点。若果我们把英国工业革命的指数定为100的话,美国今天是150,我国是70,中国缺的30%是原创,原创需要更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没有原创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房屋、汽车……都会饱和的,饱和以后如何发展?不发展,一切社会问题都会产生。

        我们公司过去是依托全球化平台,集中精力十几年攻击同一个“城墙口”,取得了一点成功。我们过去的理论基地选在美国,十几年前加大了对英国和欧洲的投入,后来又增加了日本、俄罗斯的投入。美国将我们纳入实体清单后,我们把对美国的投资转移到俄罗斯,加大了俄罗斯的投入,扩大了俄罗斯的科学家队伍,提升了俄罗斯科学家的工资。我们希望十年、二十年后,我国的大学担负起追赶世界理论中心的担子来。我们国家有几千年儒家文化的耕读精神,现在年轻妈妈最大的期望是教育孩子,想学习,想刻苦学习,这都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优良基础,我们是有希望的。中国是可以有更大作为的。(全文完)

扩展阅读:

2020年7月底,任正非在东南大学

2020年7月底,任正非在复旦大学

2020年7月底,任正非在南京大学

2020年7月底,任正非在上海交大

三天访问四所高校

        2020年7月29日下午,任正非带队访问了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大党委书记杨振斌,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林忠钦在交大闵行校区转化医学中心会见了任正非一行。

        任正非表示,华为非常重视与大学的合作,希望能助力大学的老师做深入的研究,与老师分享行业趋势、工业界需求以及世界级难题,并尽快让成果在社会上得到应用。

        任正非表示,当前科学技术发展非常之快,希望大学像“灯塔”,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希望华为与交大有更深入的合作和交流,培养更多的人才,为产业发展做出贡献;共同发现创新机遇,并尽快转化为真正的产业成果;双方合力为国家关键领域、世界技术领域关键问题的突破做出贡献。

        2020年7月30日一早,任正非一行到访复旦大学邯郸校区。这也是他首次来到复旦大学。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焦扬,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许宁生对任正非的到来表示欢迎。

         在复旦大学的交流中,对于10位复旦专家学者的发言,任正非点评说:“我们带来客户现实的需求,你们带来科学的理想。现实和理想结合,就是执行的战略。”“你们做得很高,我们的应用很低。我们希望可以把工业化与你们的成果结合起来。”“很高兴在复旦看到愿意坐冷板凳的人。”

        2020年7月31日上午,任正非一行访问了东南大学。东南大学党委书记左惟、校长张广军会见了任正非一行。在两个半小时的交流环节中,任正非把前沿科学比作“黑屋子”,把大学教授比作一颗颗珍珠。他希望大学都能成为灯塔,照亮大学生们的前行之路。教师努力去做火花,点亮孩子们的科研之路。

        任正非表示,要珍视每一个孩子,因为不知道哪个孩子会点燃世界的火花。他说,“星光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来到东南大学,发现这里有很多教授甘坐冷板凳,这就是中国的希望。中国5000年历史留下了宝贵的耕读文化,所有家长都希望孩子读书。希望在二三十年之后,中国能成为一个创新中心。

        2020年7月31日下午,任正非带队访问南京大学。南京大学党委书记胡金波,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校长吕建会见了任正非一行。

        胡金波表示,华为不仅是世界500强,还是中国企业的创新标杆,更是民族企业的骄傲,希望南大与华为未来能进一步深化人才合作、提升科技合作水平、促进校企文化融通,为中国校企合作提供“新样板”,为信息与通信产业的发展乃至创新型国家建设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多名华为高层参加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CFO孟晚舟事件发生后,从2019年1月开始,任正非在公司公关部要求下,频频接受国内外媒体专访,向外界传递华为声音,给员工和客户传递信心。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之后,任正非同样多次接受媒体专访。但从今年5月份以来,还未有任正非接受国内外权威媒体专访的报道。

        此次,任正非三天访问国内四所名校,情况少见。在上海交大和复旦大学的访问中,参加的高管还有华为集团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董事、2012实验室总裁何庭波等。

        在对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的访问中,参加的人员有徐文伟、华为2012实验室中央研究院总裁查钧、华为全球技术合作副总裁艾超等。

        徐文伟1991年加入华为研发部,分别负责芯片、总体技术、战略规划和预研部等工作。公开报道显示,徐文伟2004年还曾担任海思创始总裁。2019年4月,徐文伟在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宣布,华为成立战略研究院,其是一个负责5年以上的前沿技术的研究机构。

        而何庭波还有一个职务是海思总裁。去年5月,何庭波宣布海思芯片“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曾刷屏朋友圈。今年5月,美国对华为的制裁措施升级后,华为海思芯片的代工生产遭遇困境。这也是华为亟需突破的难题。

未来拼教育、拼人才

        在与四所高校各自的座谈会中,校企合作、人才话题多次被提及。林忠钦表示,上海交大有学科优势、师资优势、人才优势,有创新的研究和成果,愿与华为公司进一步在各个领域开展深入合作,配合产业发展,进行前沿的学术研究;在进一步推进科研与产业的深度融合、科学技术与学术创新、培育高科技创新人才,共同应对国内外尖端科技发展等方面有所作为。

        在复旦大学的交流中,任正非认为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未来我们拼什么,就是拼教育、拼人才。”在座谈交流会上,双方围绕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人才培养等展开了深入、广泛的讨论,谋求校企更深层次、更宽领域合作。

        在东南大学,张广军提议,在过去25年精诚合作的基础上,双方面向未来在三个方面继续深化合作:一是进一步拓展前期合作基础,创新形式、搭建更深更宽领域的合作平台;二是加强人才的联合培养,努力造就更多一流领军人才;三是针对国家重大需求,加强校企双方的科研布局和联合攻关。

        在南京大学,任正非表示,南京大学作为一所著名高等学府,积极面向国家需求和国际前沿,很多科技成果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为国家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希望华为与南大有更深入的合作和交流,共同发现创新机遇,希望大学像“灯塔”,点亮教育之路,不拘一格培养创新人才。